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引发中东政治连锁反应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7日

       丛培英2018年12月19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我们在叙利亚击败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这是本届政府出兵的唯一理由。”这一声明表明, 美国已准备好从叙利亚撤出2000名美国军人的进程。 2018 年 12 月 31 日, 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如果除了特朗普以外的任何人都像我在叙利亚所做的那样……他们将成为民族英雄”, 为退出决定辩护。据《纽约时报》报道, 特朗普在 30 天内撤销了退出决定, 将退出期限延长至 120 天。在与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通电话后, 特朗普决定撤军是突然的。在特朗普和埃尔多安的电话中, 他没有警告土耳其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军事进攻, 只是询问埃尔多安是否有能力对抗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得到肯定回答后, 特朗普告诉埃尔多安, 美国已准备好从叙利亚撤军。特朗普突然撤军的决定震惊了许多白宫官员。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 国防部长马蒂斯试图说服特朗普改变撤军决定,

但未能改变特朗普对撤军的立场, 这无形中加速了马蒂斯的辞职决定。作为叙利亚反对派的重要组成部分, 特朗普仅比奥巴马领先一步, 叙利亚反对派的库尔德人此前曾得到美国的支持。奥巴马政府时期, 美国不愿过多卷入叙利亚内战, 采取支持叙利亚的反制措施。对立的手段, 包括叙利亚民主力量和库尔德武装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继续向阿萨德政府施压。这种培养“代理人”的方式, 可以大大减轻美国的战略负担。特朗普上台后, 从某种意义上否定了奥巴马的政策。特朗普表示,

他对叙利亚反对派没有信心。他在竞选期间明确表示, 叙利亚反对派中也有恐怖分子, 支持反对派也可能给美国带来更多麻烦。此前, 奥巴马对参与叙利亚内战持谨慎态度, 但特朗普只是在此基础上向前迈出一步, 选择退出叙利亚, 重塑美国中东战略。特朗普于2018年4月提出从叙利亚撤军, 他的安全事务智囊团和团队建议他:仓促撤军可能导致重大错误和“伊斯兰国”死灰复燃;此外, 限制伊朗也需要美国的军事力量存在。特朗普没有选择退出。事实上, 美国所有势力都非常清楚, 美国在叙利亚是赢不了的。特朗普退出的反对者只是觉得他的退出很仓促, 暴露了特朗普政策的不稳定和缺乏连续性。无论如何, 撤军将使特朗普摆脱阻碍他在叙利亚获胜的“战略包袱”。面对土耳其咄咄逼人的军事攻势, 叙利亚库尔德人不得不寻求阿萨德政府的帮助。特朗普撤军是为了安抚土耳其, 让安卡拉重返北约合作框架中间。事实上, 土耳其此前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态度非常明确, 绝不会让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壮大。他此前曾向特朗普提供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部队 YPG 的大规模军事援助,

以及未能执行 2018 年 6 月与土耳其达成的从曼比季撤出库尔德部队的协议。 “路线图”计划表达了强烈不满, 一度威胁要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控制的地区进行直接军事袭击, 此举可能导致美国和土耳其军队之间发生直接冲突。
       此外, 作为北约成员国, 由于与美国在诸多问题上存在巨大分歧, 土耳其表达了从俄罗斯购买S-400导弹防御系统的愿望。
       在特朗普与埃尔多安通电话后, 土耳其同意以 35 亿美元购买美国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此外,

“卡舒吉事件”是特朗普选择退出美国的一个长期原因。土耳其不断发布“卡舒吉事件”内幕消息, 让特朗普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都承受着巨大的内外压力。特朗普希望通过缓和与土耳其的关系来缓解美国和沙特阿拉伯的压力。日前, 沙特以没有有效处理“卡舒吉事件”为由, 借机解散了朱拜尔外长。在外界看来, 沙特似乎在政府内部找到了一个高层“替罪羊”。特朗普撤军改变了策略 伊朗对特朗普撤军的评估是, 叙利亚可能是美国的陷阱, 比伊拉克和阿富汗更沉重负担还是很重的。如果特朗普派出更多军队, 可能会降低他连任的机会。然而, 在美国撤军后, 伊朗缺乏继续扩大实力的借口。随着叙利亚内战的结束, 所有军队都不得不撤出叙利亚, 伊朗军队将没有理由留下来。土耳其表示欢迎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土耳其官员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表示, 土耳其和美国将在更多问题上密切合作, 也将珍惜与北约盟国加强合作的机会。土耳其此前多次表示, 在叙利亚没有职业野心, 其目标是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 即YPG, 将其认定为恐怖组织。美国从叙利亚撤军也向阿拉伯世界发出了一个信号, 即美国不再将推翻阿萨德政府视为目标。许多阿拉伯国家向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抛出了“橄榄枝”。继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于 2018 年 12 月 17 日访问大马士革后, 阿联酋开始重新开放其驻叙利亚大使馆, 而沙特阿拉伯也准备参与叙利亚的重建计划。叙利亚在内战结束后, 即将开始国家重建进程。海湾国家出资重建的目的是让阿萨德政府重返阿拉伯世界和逊尼派阵营, 遏制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阿联酋外交部长安瓦尔·贾加什认为, 俄罗斯和阿拉伯人在中东地区在叙利亚的作用在遏制伊朗和土耳其的地区影响力方面已经变得脆弱。如有必要, 阿联酋希望通过此举激发叙利亚的应有作用。由于美军撤离, 叙利亚局势发生结构性变化。未来, 埃尔多安可能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推向更远的地区, 允许在土耳其的30万叙利亚难民返回土耳其控制的地区, 并将控制权交给亲土耳其势力。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旨在建立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和土耳其之间的安全屏障。外界认为, 库尔德人此前控制了叙利亚近三分之一的领土。这些地区被认为是“有用的叙利亚”,

包括叙利亚的主要油气田、主要水资源、水坝和发电厂, 以及大量肥沃的土地。未来, 这片土地势必重新回到叙利亚政府手中, 这也将有助于阿萨德政府在短时间内重新控制该国领土, 稳定局势。此外, 美土关系的最大障碍之一是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问题。一旦库尔德问题得到解决, 美土关系必然缓和。缓和美土关系也将减轻对沙特阿拉伯的压力。未来, 美国仍然可以利用沙特、阿联酋等国在叙利亚重建中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在叙利亚内战期间, 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通过“阿斯塔纳”进程确定了许多共同利益。但内战结束后, 叙利亚进入重建进程, 俄土伊三国的共同利益将不断减少;其中, 土耳其将重返以美国、俄罗斯和叙利亚为首的北约合作框架利亚阿萨德政府之间的联盟将进一步巩固, 而伊朗建立“什叶派新月”的计划可能会失败。这或许是特朗普标新立异的扑克牌带来的意外收获。
       

Copyright © 2001 上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iyaokejiyouxiangongsi (nycrockcam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