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明年结构性减税可能落空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8日

       近期货币宽松的迹象, 以及温总理近期关于政策预调微调的讲话, 已被市场广泛猜测明年宏观政策的走向。经济的主要矛盾和政策走向总是由经济形势决定的。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健10月26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央本应感觉到经济降温的趋势, 确实有点担心, 并认为温总理最近的政策表态, 其实是一个政策调整的信号, 明年政策基调可能会发生变化。观察学术界和市场对所谓预调微调政策动向的各种解读和猜测, 发现其中不少是指结构性减税和降准。
       但这两项政策变化的可能性和可行性有多大?还会有其他变化吗? 11月2日, 《华夏时报》记者再次采访王健先生, 请他进一步深入阐述。信贷宽松已行动 《华夏时报》:在11月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明年政策基调的背景下, 预调微调是什么意思?王健:首先应该是放宽信贷, 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动作。例如, 据悉, 10月新增贷款规模约1400亿元, 11月和12月月均授信增量将达到约6750亿元。与三季度月均5000亿元相比, 信贷增长十分明显。这种政策松动的趋势将对股市产生显着的刺激作用。所谓预调, 并不像普遍认为的那样意味着结构性减税。但只是宽松的货币,

宽松的信贷。结构性减税几乎不可能 《华夏时报》:预调微调中的预调是否意味着结构性减税?王健:所谓的结构性减税, 即使真的想减, 也只是装模作样。我们可以看到, 政府的税收近年来一直在增加, 增幅实际上已经超过了GDP增速的近两倍。应该说, 多年来, 各级政府都乐于看到税收收入的快速增长, 因为这给了他们掌控经济大局的信心。所以我的观点是, 即使有减税, 也不会有大的减税。当前, 宏观调控基础不稳固, 需要资金支持的东西太多, 减税时机还不成熟。由于要打击房地产泡沫, 土地财政实际上已经被切断, 股市持续不景气, 地方政府可以依靠什么资金来源?多年来大家一致认为, 财政结构需要调整。但由于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利益分配关系十分复杂,

一直没有具体的行动。因此, 实施结构性减税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经济没有出现严重的下行趋势, 估计不会有太多结构性减税;如果经济出现严重下行趋势, 结构性减税解决不了问题, 增加贷款也解决不了问题, 除非经济进行根本性调整。但目前看来, 如此大的经济结构调整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个总量过剩的时期, 没有大手术就无法打开内需, 但我们可能暂时看不到实施大手术的情况。准确率年内无法调整 《华夏时报》:微调是否意味着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王健: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是比较轻松的操作。政府很可能会这样做。如果放贷, 存款准备金率连续达到历史高位,

银行资金不足。
       因此, 存款准备金率调整的可能性很大, 甚至可能在年内调整。 《华夏时报》:您认为调整幅度会有多大?王健:这一定是一个渐进的变化, 不会一下子发生。很难说它会有多大。只能推测, 放松的幅度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 如果不起作用, 继续放松。宏观调控本身是一个随机过程, 主观上很难预先确定放松的程度或数量。明年股市将向好。 《华夏时报》:市场似乎对政策放松充满期待。能否助推股市大涨?王健:今年股市不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政策一直从紧, 人们对股市失去了信心。明年股市应该会好转,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政府政策松动。虽然楼市调控政策不会放松,

甚至可能会收紧, 但信贷的松动会提振股市, 出售地方政府的流动股权作为还贷资金的来源;二是外部资金增加。
       美国经济的第二次下滑早已成为现实。在欧债危机和美债危机的背景下, 由于欧美缺乏投资机会, QE资金首先流入中国市场。外部危机越严重, 进入中国的资金就越多。这些对明年有好处股市。
       未来大变局 《华夏时报》:未来宏观政策方向还会有其他变化吗?王健: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是大变革和结构调整。由于种种原因, 大改会延迟;唯一能做的就是宏观调控、小小变化、宽松和紧缩的财政货币政策。

Copyright © 2001 上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iyaokejiyouxiangongsi (nycrockcam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