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庞中英:世界要在杭州找到应对经济难题的办法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0日

       北京报道, 西湖两岸壮丽夺目; 2016年G20杭州峰会即将开幕。面对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的严峻形势, 中国和世界舆论近期对本次峰会拟讨论的内容以及可能达成的共识进行了大量的分析和猜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国国际金融论坛学术委员会委员庞忠英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由于此次峰会由中国主办, 一些有观点认为, 中国看似主宰世界, 但从全球治理的角度来看。从一个角度看, 本次会议强调的不是美国治理, 也不是中国治理, 也不是任何国家的治理, 而是全球治理。世界面临严峻的问题和挑战, 需要通过G20峰会讨论和提出。因此, G20进程需要继续下去。庞仲英表示, G20杭州峰会是在世界面临严峻经济形势的背景下召开的, 需要为世界经济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各国迫切需要达成协议。 《华夏时报》:G20峰会机制将在杭州继续实现哪些目标?庞仲英:2008年以来, G20进程成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危机管理机制。后续进程也是解决动荡的世界经济面临的紧迫而严重的深层次问题的尝试。今年世界经济形势并没有缓和, 反而更加严峻。在美国,

这次选举暴露了其固有的危机和挑战, 两位总统候选人甚至在竞选期间展开了角逐。宣布不签署TPP反映了美国正面临其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严重问题。在欧洲, 虽然欧盟经受住了第一波脱欧浪潮, 但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 欧洲也面临着难民危机。在金砖国家中, 中国经济面临一些不确定性。巴西经济状况不佳。印度的经济似乎略好于中国, 但增长更为广泛。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普遍不太乐观。此外, 恐怖袭击全球化的趋势也非常令人担忧。中国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主办G20峰会。中国在美丽的杭州与主要国家领导人和重要国际机构的领导人商讨后, 正在努力寻找应对当前世界形势的办法。同时, 中美、中日、中韩等一些相对紧张的双边关系, 以及不太乐观的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多边关系, 也希望通过这次来缓和。首脑。从这个角度来看, G20杭州峰会并不是一场狂欢。虽然对于提升杭州在全球城市的地位和影响力, 展现其迷人的魅力和风采无疑意义重大, 但无论哪个城市举办大会, 都希望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在世界经济低迷的背景下, 中国领导人在杭州接待了主要国家领导人和重要国际机构的来访, 这对于多边外交的发展无疑具有重要意义。但必须强调的是, 本次杭州峰会仍然只是G20进程的延续, G20进程之所以要继续, 是因为世界经济没有找到摆脱危机并实现增长的有效途径。所以大家觉得G20框架还是有用的, G20峰会还会继续举办。 《华夏时报》:开会的目的是解决问题, 但是你所面临的问题能通过这次会议得到很好的解决吗?庞仲英:官方表示, 此次G20峰会预计将取得近30项重大成果, 是历届峰会中成果最丰硕的一次。王毅外长表示, 相信本次峰会必将为促进世界经济增长、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作出新的重要贡献。但我们必须看到, 自2011年法国主办G20峰会以来, 其危机管理职能已经结束, 向常态化管理机制迈进。近年来, 不强调解决深层次问题, 特别是在一些敏感和重大问题上。同意。因此, 有关国家必须找到一些相对容易解决的问题,

可以一起讨论, 并列入峰会议程。在货币政策问题上, 很多国家的央行都在放水, 没有相互协调。以往的G20峰会从未充分讨论过此类问题。所谓增长、创新、包容、基础设施投资, 都是G20峰会必须讨论的话题。 2014年我在布里斯班出席G20峰会时, 东道国澳大利亚强调增长的主题, 去年的土耳其峰会也是这个主题。这一次, 东道主中国强调了很多主题, “创新、活力、联动、包容”, 大家都能接受, 也更容易协调。特别是在通过“一带一路”倡议, 通过亚投行, 通过单边或多边合作和投资, 中国可以为世界经济的改善做出很多贡献, 大家都欢迎。但话虽如此, G20机制虽然号称力争成为各方都能接受的长效机制, 但即便成为这样的机制, 也只会讨论一些相对不敏感的问题, 真正具有挑战性的世界经济。问题, 不好讨论。 2016年在华盛顿、上海和成都举行的3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 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实际上没有达成一致。曾有传言称, 上海会议将达成类似1985年的广场协议, 以稳定全球金融和货币市场。现在, 由于各方立场和利益存在很大分歧, 最终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成都会议发表声明, 李克强16日在北京与6个国际经济组织代表举行会议并发表新闻公报, 相当于预告了杭州峰会声明。世界经济的问题越来越多, 但还没有真正的治理。如果深层次问题仍未触及, 杭州峰会可能难以就此达成共识。从全球治理的角度看, 就全球经济真正紧迫的核心问题而言, 如果本次会议不触动最敏感的神经, 就意味着真正意义上的国际经济合作仍无法实现。现在大家都在期待明年9月德国接手G20峰会主办权, 成为轮值主席国。
       当中国和两国按照2018年G20峰会既定机制共同成为G20“三驾马车”“领导小组”时, 杭州峰会的未竟使命得以延续。如果明年世界经济出现重大动荡(主要因素之一是美国新总统上任), G20可能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没有人应该退缩。华夏时报:这次峰会可能的成果是什么?庞中英:从杭州峰会可能取得的进展来看, 除了会议强调的“创新、活力、联动、包容”主题外, 经济结构性改革可能取得进展。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事实上, 美国经济也面临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欧元区面临经济结构性改革的问题, 日本经济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各国经济都面临着结构性改革的问题。因此, G20峰会可能要求各国通过20国机制在经济结构改革上进行协调, 各国可能会就此达成一致。由于中国强调发展问题, 本次峰会还涉及各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印度、巴西等新兴经济体发展迅速, 但冲突也很严重。比如中印之间, 在经济发展上存在一定的冲突, 存在一定程度的竞争, 发展政策也不是很协调。本次峰会强调发展要相互协调, 这可能是会议的亮点之一。在可持续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方面, 各国必须报告《巴黎协定》落实情况, 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也可能在本次峰会上重点突出, 中方已表示将积极推动落实, 制定行动计划。这无疑是本次会议的亮点之一。本次峰会将普惠金融列为重要议题之一, 中国将提交三份普惠金融重要文件供峰会讨论。中国作为G20峰会主席国, 愿与各国分享20年来普惠金融发展经验, 共同推动全球普惠金融发展进步。这是一个重要的亮点。以上几点应该是本次峰会能够向世界展示的成果。华夏时报记者:王毅外长表示, 这次G20峰会是中国开展多边外交的大舞台。在这个大舞台上, 您认为国际社会最期待哪些剧集?庞仲英:中国已经参与了很多多边经济合作。这一次, 多边活动在中国人主持的所谓主场举行。中国最高领导人强调了全球治理的重要性, 表示中国更愿意参与全球治理。但在当前世界形势下, 美国等大国都在强调孤立主义, 强调摆脱全球化, 强调美国利益优先。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 这个姿态都非常明确。这种倾向在奥巴马总统的八年任期内也很明显, 即没有强调大国在解决世界经济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方面的责任。尤其是美国, 与其大国地位和实力相比, 实际的责任是不够的。
       在世界主要大国在承担责任的意愿最低的时候, 中国主动提出为全球治理和世界经济问题的解决做出一些贡献, 这让来杭州峰会的各国领导人和主要国际机构产生了疑问, 不知道是否他们可以中国得到什么好处, 猜猜中国可以帮助解决什么问题。特别是包括欧盟在内的一些中小国家和地区非常关心世界经济面临的问题将如何解决, 希望中国在这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美国已经不能指望美国, 但这里的严重问题是中国承担了更多的全球责任, 为人类社会做出了更大的贡献。很好, 但仅靠中国无法有效解决世界问题。 .因此, 通过召开多边会议, 中国实际上是在告诉其他国家, 特别是美国, 没有人可以在解决世界问题上退缩。所谓多边外交, 现在有一个很大的误解, 似乎解决世界面临的无数问题的重任, 包括协调世界宏观经济政策的责任, 都落在了中国一个人身上。当日本等其他国家印钱放水时, 他们希望中国为了世界而克制和牺牲自己。但中国为什么要费心去做这件事呢?为什么要利用中国?全球治理需要各国共同努力, 而不是依靠中国的贡献或单一国家的单边行动。如今, 许多国家都希望躲避世界的问题, 希望自己的麻烦越少越好。现在低调的其实是美国, 而不是中国, 美国是想逃责任。中国国内经济面临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的情况下, 怎么可能一味地向世界倾注大量资金?怎么会发生这么好的事情?中国的计划备受关注。 《华夏时报》:在进一步深化区域合作、推动全球治理进程完善和发展方面, 中方可能通过本次会议取得哪些成果?庞仲英:人不如天, 势比人强。 TPP计划的实施在美国进入大选年遭遇严重挫折。在奥巴马辞职之前, 美国国会不一定会批准, 即使批准了, 也可能需要修改。如果TPP修改或打折, 越南等十几个加入TPP的国家的如意算盘也可能打折扣。正因为如此, 前几天访问美国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敦促美国尽快批准TPP计划, 担心一夜之间会有很多梦想。在这种形势下,

东亚合作和中国周边地区的合作似乎又好起来了。萨德部署计划遭到韩国很多人的强烈反对, 朴槿惠因为中国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而感到被动。作为经济动物, 日本人可能会觉得TPP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在美国人眼里是下不了雨的, 更何况它毕竟不能解近渴, 所以日本也有表态的意图这几天对中国的好感。可见, 东亚国家与中国的经济合作现在更加务实。
       作为全球性会议, 峰会一般不太可能讨论地区问题。但由于日本、韩国、越南和印度等亚洲国家我们都会来开会, 所以可以在会上讨论如何深化彼此的合作。此外, 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形势也不是很好。因此,

这些地区国家需要团结起来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这一直是一个规则。前几天去新加坡参加学术会议, 看到新加坡学者也指出, 由于美国经济问题短期内难以解决, TPP不能尽快生效, 亚洲国家新一轮经济合作或将进一步展开。如果中国在这个时候推进区域经济合作, 正是时候。然而, 本次峰会的主要内容是寻求全球经济问题的解决方案。中国最高领导层提出了所谓的中国方案, 但关键在于参与国能否最终欢迎和接受这一方案。如果大家都欢迎并接受中方的提议, 那当然是好的。如果大家反应冷淡, 那会让中国非常尴尬。华夏时报:中方能否推动达成共识?庞仲英:过去, 西方在制定G20峰会机制等整个全球治理体系的规则方面一直处于强势地位, 但这些年西方大国都在回避世界经济问题, 因为他们认为只有这符合他们自己的利益。否则, 你将不得不承担更多的责任。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方面,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美国承担了一点责任, 但在解决国际金融架构问题上, 由于美元霸权支柱的衰落和推动人民币的地位, 美国人宁愿让现状维持下去。也不愿意亲自打造国际金融新架构。在新的国际金融架构中,

中国的地位明显上升, 这对美国来说势必是一个打击。
       美国连欧元地位上升都不能容忍, 又怎么能容忍人民币地位上升。尽管人民币即将正式获得 SDR 份额, 但美元仍是领头羊。事实上, 国内几大商业银行已经在做SDR了, 它的意义非常重要, 但是我们也不要把SDR看得太重, 毕竟它仍然只是记账单位, 不是交易结算货币。国际金融结构不合理、美元一统天下的现状, 短期内难以改变。面对这些问题, 如果G20峰会得不到妥善解决, 可能会引发未曾预料到的争议。
       一旦发生这种情况, 双边和多边协调将难以取得实际成果, 难以达成联合声明。 《华夏时报》:中国在推动G20转型发展方面可以做哪些努力?庞仲英:中国是G20成员, 一直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 2016年中国担任G20轮值主席国, 是中国发挥国际领导作用的又一重大机遇, 对全球经济治理转型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为推动G20成为“国际经济合作主论坛”, 即全球经济治理“指导委员会”, 中国必须增强国际领导力, 发挥国际领导作用, 不仅要为全球提供物质公共产品(如“一带一路”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基础设施投资), 更重要的是提供概念性的全球公共产品产品(如全球制度改革建议、下一代全球治理制度和规范等)。为提高全球经济治理的有效性, 杭州峰会前, G20第三次协调人会议要求G20推动“更高效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中国已经将“高效有序的全球治理”作为其外交政策之一。目标。为推进现有全球治理机构的现代化, 中国需要以G20为平台, 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落实G20通过并得到各方认可的改革方案。 G20成员国政府(行政和立法)尽快, 通过国际金融机构制定和深化改革方案。中国要在微观层面推进全球治理, 首先要在国内实现社会正义, 其次让G20更加重视全球社会治理。为将G20打造成为“21世纪大国协调机制”, 中方可以强调, G20开展的大国协调, 不仅是财政、金融等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 还应包括财政、金融等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包括各国全球安全政策之间的协调。 , 让G20和联合国安理会形成分工, 在全球安全治理中发挥核心作用。

Copyright © 2001 上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iyaokejiyouxiangongsi (nycrockcam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