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改革真正提振消费 专家建议以公积金、消费信贷灵活支持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4日

       北京报道, 在本轮疫情冲击下, 中国经济一度出现严重下滑。 在强大政府的组织下, 我国迅速扭转了局面。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

我国各行各业基本进入正常生产经营。 数据显示, 2020年5月, 我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4.4%, 与去年同期水平基本持平, 生产状况保持相对动态。 但由于需求不足, 特别是有效需求不足, 供需缺口较大。 尤其是消费, 不仅预期的报复性消费没有到来, 甚至因报复性储蓄而减少了消费。 如何拉动需求, 启动消费, 成为宏观经济关注的焦点。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中诚信集团共同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热点问题研讨会上, 核心专家陈彦斌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成员表示, 低消费已成为中国的长期趋势。 疫情期间, 消费下滑再次加剧, 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事实上, 习近平主席在今年两会的讲话中指出, “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这意味着光有生产是不够的, 还有消费才能形成一个国家的战略布局。 在陈彦斌看来, 只有改革才能真正拉动消费, 消费券和地摊经济只是权宜之计。 促进消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消费不足 消费在宏观经济理论中具有最重要的基础性作用, 但目前消费问题仍然比较严峻。 今年5月, 消费增速较4月明显好转, 但增速仍为-2.8%, 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为-3.7%, 弱于预期。
        1-5月, 消费增速为-13.5%,

仍保持两位数负增长态势。 在陈彦斌看来, 目前消费存在比较严重的结构性分化。 线上消费和新业务消费快速增长。 1-5月, 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1.5%; 但与此同时, 餐饮-18.9%, 石油及制品消费增速为14%。 据了解, 长期以来, 中国经济呈现出“高增长、低消费”的典型特征。 1978年以来, 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仍为47.8%, 2010年为35.4%。 虽然近两年有所回升, 但仍处于40%以下的低位。 与 58% 的世界平均水平相比, 对比鲜明。 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来看, 实际增速从2012年的12.1%提高到2019年的6%, 达到2008年以来的最低点, 可见消费下滑的问题不仅仅是疫情造成的 , 但这次疫情愈演愈烈, 加剧了这种局面。 “长期以来, 由于中国家庭消费占GDP比重较低, 投资占比较高, 出口拉动效应较高。
       因此, 各界人士, 尤其是一些宏观分析人士, 往往会低估居民消费, 但这种高储蓄、高投资、高出口的发展模式, 使得中国经济容易受到强大的外部冲击。 陈彦斌说。 从GDP来看, 出口困难, 投资依赖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 制造业投资也相对低迷。 因此, 高储蓄带来的高投入, 会导致生产无处可去,

进而导致产能过剩。 这是当前宏观经济遇到的很大困难。 在这样的大环境和背景下,

拉动居民消费是振兴中国宏观经济、建立“消费-投资-生产”节点良性循环的关键环节和关键。 在陈彦斌看来, 中国居民消费仍有很大潜力。 目前, 中国居民的消费率较低, 国内市场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的供给仍然较少, 部分消费者的消费潜力尚未释放。 他建议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增强消费在经济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 同时, 从初始分配和再分配入手, 缩小居民收入差距, 特别是加强中等收入群体。
        加快建立稳定健康发展的房地产市场。 减轻居民住房债务负担、降低家庭债务对消费的抑制作用的长效机制。 完善社会保障体系, 从根本上缓解居民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方面的后顾之忧, 减少居民预防性储蓄。 构建“世界工厂+世界市场”新模式, 打造国内国际两大循环。 “十三五期间, 中国重点解决贫困群体的收入和消费问题, 但即将到来的“十四五”时期, 战略重点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收入和消费。这不仅是 实施高质量发展战略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的需要, 也是真正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避免陷入低消费、低收入、低增长恶性循环的现实要求。”陈 彦斌说。 有效引导消费占GDP比重逐年递增, 但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平注意到, 中国的消费率不低, 但 政府撤除公共消费增加后, 居民的消费率很低。 尤其是疫情之下, 对中小企业和低收入人群的影响更大。 这不仅减缓了收入预期, 而且导致消费倾向下降。 经济低迷的特点是恶性循环。 因此, 疫情结束后, 中国经济仍需重启消费, 仍需落实扩大低收入群体收入的政策。 还需要扩大社会保障覆盖面, 为不平衡冲击提供救济。 加大服务业和公共服务业市场化改革力度, 让更多人在这一领域就业, 而不是完全对公共服务实行行政控制。 张平说。 张平认为, 要关注中小企业和个体户。 因为中小企业的稳定对中国的就业很重要, 2018年中小企业占中国就业的80%, 所以稳定中小企业是有可能的。 基本工作机会, 居民收入可以稳定。 目前, 除了一般的直接补贴外, 能否给出更精准的政策, 这还需要各方努力。
        比如, 如何通过产业平台更清晰地识别中小企业, 讨论居民资产负债表降息的必要性, 以及中国成功控制疫情后如何稳定疫情和放松服务业监管等。 成为一个重要方面。 短期内都值得讨论。 据华安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林才义介绍, 我国投资一直在上升,

消费在下降, 部分原因是税收引导。 “我们的消费比例低, 因为我们国家的财产税很低, 但是很多方面的税收来自个人所得税, 这是工资税的一部分。所以, 从根本上说, 税收结构决定了我们是什么。 现在消费意愿不足或消费动力不足;由于房产税相对较低, 投资在增加。” 林彩仪说道。 林彩仪建议调整当前的消费券政策。 消费券不应该打折多少, 消费多少, 而是现金消费券。 可以在到期时作废, 打消部分储蓄欲望, 消费时可以当现金使用。 同时, 林彩仪建议放宽公积金。 比如公积金提取。 “我觉得可以放宽公积金账户的提现制度, 让它有更多的用途, 可以用来缓解目前居民支付能力不足的问题。公积金制度原本是用来鼓励买房的。” , 但是如果一个人没饭吃, 又把钱放在那里买房, 或许这在制度上可以考虑比较灵活。 进步。” 林彩益说, 同时, 消费信贷的支持, 就像消费券一样, 解决了当前消费需求但支付能力不足的问题。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科洛认为, 人口结构问题也值得关注。 中国正在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 这其实对消费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现在人口红利正在消退, 这种情况会在生产、劳动力市场、消费等方面出现问题。在他看来, 消费问题既有短线又有长远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彦鹏

Copyright © 2001 上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iyaokejiyouxiangongsi (nycrockcam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