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矿山往事(9)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05日

       漆黑的矿井里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矿石, 头顶灯泡发出的微弱光线将巷道照亮得越来越深, 越来越远, 装载着矿石的农用车辆从各个作业面颤抖着, 穿过迷宫般的宽窄迷宫。
        巷道驶向井口。 建斌今天0:00到8:00轮班。 经过两个多月的勘探, 建斌能够在无人带领的情况下, 独自将汽车从工作面开出井外。 车兜里的山丘状矿石让小型农用车吱吱作响, 碾碎的轮子, 仿佛随时要爆炸的样子, 碾过地上的小石块。 它飞溅而出, 撞在小巷的墙壁上, 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矿山一线生产岗位实行三班倒, 上午8:00到下午4:00一班, 下午4:00到下午0:00一班, 下午0:00到下午一班 上午 8:00, 每月换班一次。
        建斌今天刚要换班。 建斌一个月前上过8点班, 8点班要转成零班, 中间只有8小时的休息时间, 俗称紧班, 也就是 建斌第一班。 下一节课是零。 因为儿媳和父亲都受了伤, 建斌不去上班, 但儿媳和舅舅都说没事, 让他做自己该做的事。 晚上吃完晚饭, 儿媳叫他睡一会儿, 到了时候给他打电话。 建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无法入睡, 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终于陷入了困而不困的状态, 就听到儿媳叫他去上班。 农用车缓慢而颠簸地向前行驶。 排气管响亮而有节奏的啪啪声变成了催眠曲。 建斌眼皮沉重, 仿佛被绑在了重物上, 农用车差点擦了几下。 到了墙边, 他们都在最后关头被建斌打了回去。 农用车终于开出了洞口, 矿井里响起了嘭嘭嘭嘭的声响, 井外也小了许多。 腊月的寒风吹进了驾驶室, 让建斌浑身一颤, 失眠了。 太行山上, 腊月的夜里, 寒风刺骨, 建斌把车子开到了离矿口不远的一座简陋的两层楼房前。 简易房一层为地磅房, 二层为安全生产部。 地磅顶部点亮了一个1千瓦的灯泡, 明亮的灯光像白天一样照亮了周围。 建斌把车开到地磅处, 在等待地磅挂空档的同时,

建斌卷起一侧的车窗, 披上一件破烂的棉袄。 上夜班, 建斌? 一位负责称重的老工人向建斌打招呼, 将打开的称重单从窗口递了出来。 建斌接过命令说, 对, 你晚上工作, 你也晚上工作, 周师傅? 周大师隔着玻璃点了点头。 建斌挂上档, 正要出发。 车开的时候, 建斌探出头来问:“周少爷, 那个保安今晚值班吗?” 应该是赵鹏! 我看到他的车停在外面。 周大师转头看向赵鹏停车的方向。 建斌顺着周师傅的目光, 看到一辆轿车隐隐约约地停在通往破碎车间的路口。 建斌把车开到了路口。 破碎车间在矿山斜上方, 因为通往破碎车间的水泥路有被迎面而来的车辆碾压, 坡度陡峭, 建斌的农用车越走越慢。 建斌把油门踩到底, 农用车发出一声密集的啪啪声, 仿佛随时会熄火。 农用车因为急促的咔嚓声, 没有任何加速的迹象, 反而越来越慢。 在最陡峭的斜坡上, 农用车辆似乎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 停了下来。 重型车辆开始向后滑动, 建斌用力踩刹车, 轮胎与地面之间传来粗糙的摩擦声。 车快要停下的时候, 建斌想起了赵鹏在路口的车, 建斌。 斌松开刹车, 控制车辆再次向后滑行。 寂静的夜里, 巨大的车祸声惊醒了睡在简陋房间里的赵鹏。 就在车辆撞上的那一刻, 建斌从车上跳了下来, 满载铁矿石的车辆像一把巨大的铁锤一样砸在赵鹏的车上。 地上的建斌微微一笑。 建斌和赵鹏同岁。 他们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在同一个班, 但从来没有一起玩过, 时不时还打架。 冲突也持续到孩子们身上。 两人初中毕业后没有上学。 他们十五、十六岁, 正是闹事的年纪。 老人一是怕建斌学不好, 二是想让建斌学好手艺, 所以请建斌拜拜。 在镇上修车的马洪斌是老师, 让建斌去马洪斌开的修车店学习修车。 建斌不愿意修车, 但愿意开车。 老人说,

会开车不是一门技能, 但会修车, 是他以后的生命代价。 赵鹏想当兵, 但年龄不够。 赵复生让他在自己的工程团队里做一个混音器。 赵鹏工作了两天。 天气太热了。 赵鹏受不了了。 , 还是不想付出努力, 你准备好让老子养你一辈子了吗? 诅咒就是诅咒。 毕竟家境殷实, 赵鹏跟着附近村子里的几个歹徒开始胡闹。 在此期间, 赵鹏和建斌都爱上了镇上的一个女孩。 没有人拒绝这个女孩, 但也没有人接受。 赵鹏知道建斌和自己是在争女朋友, 于是带着几个兄弟去修车店找建斌。 建斌好像是个坏人, 拿了扳手, 赵鹏告诉建斌,

杨婧是我的搭档, 你以后不要再找她了。 建斌说, 你找到她, 让她当面告诉我, 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赵鹏一脚踹在建斌的后背上。 建斌早有准备。 他侧身躲开踢, 反手给了赵鹏一个扳手。 赵鹏痛苦的蹲在地上。 想跟的兄弟们见赵鹏不知所措。
        他们急忙将建斌按倒在地, 正在下车修车的老马听到动静就跑了出去。 , 大声喊道, 毕竟他们还是一群半大的孩子。 听到老马的叫声, 他的心一颤, 停了下来。 他起身, 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 朝建斌的屁股走去。鸡蛋上有一把刀。 这一事件惊动了派出所。 由于几个年轻人未满18岁, 而且赵福生认识派出所所长, 他将此事压了下来。 老人到派出所要求解释。 导演说, 何建斌穿着厚衣服, 皮肤却被刀尖刺破。 赵鹏被你的建斌打断了两颗牙。 就伤势而言, 比你的建斌还要严重。 两人真的很想上法庭。 我不知道谁会赢。 ? 再说了, 年轻人打架的时候, 教育和教育都不是问题。 如果有人被允许在里面住几天并且有犯罪记录, 那将是一生的事件。 老伯也说得通, 也没有再追究, 但两家的关系却更恶化了。 因为赵鹏体检不合格, 所以没有当兵。 他最终成为了矿山的安全员。 上班时, 他负责站在井口, 检查下落的工人有没有喝酒, 有没有戴安全帽。 建斌学了两年修车。 后来, 他真的很想开车, 就跟着做长途交通工具的表弟学开车。 建斌又在家闲着, 舅舅让建斌到矿里干活。 建斌知道赵鹏也在矿井里, 他不会去的, 就去深圳和村里的年轻人一起打工。 我在深圳呆了两年。 回来的时候, 带了个儿媳妇回来。 儿媳是南方人。 家人认为这个女孩嫁得太远了。 来回走动并不容易,

女孩态度坚定, 建斌和舅舅的举动也让女孩父母感动, 终于完成了婚事。 建斌结婚后没多久, 赵鹏也娶了一个儿媳, 这就是他们当初为之奋斗的姑娘。 建斌结婚的时候, 赵复生给了舅舅100元作为礼物, 赵鹏结婚的时候, 舅舅也给了赵复生100元。 建斌和儿媳结婚后, 又去深圳工作了一年。 后来儿媳怀孕了, 建斌和儿媳回来了。 回到家后, 建斌又成了失业青年, 老人提出让建斌去矿井工作。 建斌这次没有拒绝, 但他还是想开车, 不过现在矿场下山、拉矿等工作全部外包了。 对于一个人来说, 如果你想开车, 你需要自己买车, 然后去矿井工作。 老爷子给了建斌两万块钱, 剩下的就让建斌自己解决。 他告诉建斌不要急着买。 和王金贵商定后, 他就买, 建斌却不听老爷子的话。 提前买了车。

Copyright © 2001 上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iyaokejiyouxiangongsi (nycrockcamp.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