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与蒙蒂的比赛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07日

       许立凡似乎是欧洲杯半决赛的重演。意大利战胜德国的场景在欧盟峰会上重演。峰会决定采取措施降低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发债成本, 直接向西班牙银行注资, 并提出1200亿至1300亿欧元刺激经济增长的计划。
       会议甚至为欧元区提出了新的战略目标:加快在欧元区建立银行监管联盟的计划, 让欧元区救助基金直接向陷入困境的银行业注入资金。此前一直坚持紧缩政策, 对刺激欧洲经济增长计划兴趣不大的德国总理默克尔, 终于让步了, 给了她针锋相对的意大利总理马里奥·蒙蒂一分。有人说这意味着德国的失败和意大利的胜利。这是否意味着以财政紧缩为前提的欧债救助计划将暂停?欧债危机是否找到新的解决方案?事实上, 默克尔还是那个在欧债事件上大获全胜的默克尔, 只是马里奥·蒙蒂不是球场上的超级马里奥。
       在我看来, 欧盟峰会之所以出人意料,

是因为它的急功近利。解决欧债危机的目标不是更近, 而是更远。首先, 无论是高成本购买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债券, 还是直接向意大利、西班牙以及同样问题重重的法国银行注资, 资金来源都是欧洲稳定机制(ESM), 但ESM一直存在从未成为购买意大利债券的法律障碍。根据欧盟峰会的共识, 可能未来,

欧洲央行也需要更加积极, 从传统的通胀卫士转变为经济推动者——就像美联储的角色一样, 在危难之际购买债券并向成员国银行注入资金。然而, 欧洲央行也会这样做。
       过去两年,

欧洲央行动用了 2105 亿欧元的资金购买了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债券, 这一举动直到最近才停止。由此看来, 此次欧盟峰会的直接成果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国际市场在 24 小时狂欢后也发现了这一点, 并恢复了理智。在欧元区建立银行监管联盟的战略目标如何?这是否意味着欧盟将朝着更紧密、类似邦联的方向发展?当然, 联盟式的欧盟可以“稀释”债务国的风险,

让不在高风险名单上的其他成员国也承担债务负担。不过, 这种猜测也是一厢情愿。建立银行监管联盟将意味着金融权力的转移——比如让欧洲中央银行担任监管者。这种转移, 成员国不一定高兴, 欧洲央行也不一定高兴。更糟糕的是, 金融权力的转移必须被解释为金融权力转移的开始。整个欧洲根本没有为此做好准备。从德国到希腊, 人们更愿意谈论的是:退出。 55%的德国人愿意回到德国马克时代, 甚至将德国马克存放在家里。默克尔和她的政党在地方选举中过分热心, 因为他们过分热心地拯救欧洲。大败, 明年大选形势惨淡。在这种情况下, 如何促进欧洲联盟?捐助国如此, 受援国亦然。希腊前总理帕潘德里欧宁愿在公投中以“民主”的方式辞去债务, 这仍然是遥遥无期的。尽管今年大选的选民最终选择了勒紧裤腰带的道路, 放弃了左翼政党联盟, 但不要忘记:这种理性正是由国际救援者的苛刻条件产生的:如果你不拧紧, 您将立即用完食物。如果像乐观主义者估计的那样, ESM、EFSF、欧洲央行, 甚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未来都会软化救援条件, 一旦出现危险, 他们就会付出代价, 那将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不符合国际市场基本规律的事情不会长久。不要忘记:在这次所谓的默克尔失败峰会上, 对于是否发行欧洲债券, 并没有一个字。默克尔仍然承诺“在她有生之年绝不发行欧洲债券”。欧盟峰会的结果要么是已经完成的, 要么是愿景太远。欧债危机仍未解决。
       它只是借鉴了美国解决金融危机的一些经验。
       例如, 让欧洲央行看起来像美联储。但美联储属于一个国家, 欧洲央行属于同床的股东。即使欧元区危险的银行业稳定下来, 也不要指望这些银行将资金投入市场以刺激经济增长。欧元区的银行家更愿意将钱存入账簿以防止下一次危机。不愿在银行活跃, 民众对勒紧裤腰带不满在希望的情况下, 解决欧债危机是一个谎言。默克尔vs蒙蒂——也许是默克尔vs蒙蒂奥朗德一对二, 不是默克尔的选择, 而是蒙蒂、奥朗德、索罗斯等热心的欧美学者想要选择的。默克尔只是反击并反击。她把德法意三国之间关于欧洲前景的大型比赛降级为一场可选的友谊赛, 并让比赛结果变得不重要——这真的不比欧洲杯重要多少, 真正能刺激消费。 .

Copyright © 2001 上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yiyaokejiyouxiangongsi (nycrockcamp.com) ,All Rights Reserved